心理咨询师证

国家颁发的心理咨询师证书是什么样的?.如何报考心理咨询师证书

取得心理咨询师证书,你就真的能做咨询吗

——心理咨询从学会倾听开始

杜胜祥

先从一个故事讲起。

很多拿到心理咨询师证书的初学者就像刚刚学会开车一样,急于上路,这种心情可以理解,但对什么是真正的心理咨询,却没有实践中的体验。心理咨询师最重要的能力就是学会倾听,若你不懂得倾听,那你就不可能成为一个职业的心理咨询师,更遑论优秀的咨询师了。

谈起这个话题,想起结构家庭治疗大师米纽秦(Minuchin)所写的《回家》,在他成为大师的过程中,也遭遇过很多的痛苦,尤其是那些墨守陈规者和业内人士的强烈贬低,米纽秦强调在咨询过程中的全身心倾听,给我留下深刻的印象,在咨询中我也是这么实践的。他在书中写道“我与家庭成员会谈时总是全神贯注,提高警觉,就像一只追踪线索的猎犬,或是一个沉迷于每星期日时代杂志所刊载拼字迷的人。”

由此我想起一段我自己的故事。

2008年10月-2009年1月期间,我在北大六院自费进修心理治疗,主要跟一些临床教授学习如何做心理治疗,同时也在该院住院部进修了一段时间,收获颇丰。

进修的主要经历,我曾跟一个同行兼退休老教师分享了一下。她当时报考心理学研究生课程班的时候,参考了我的意见,虽然中科院、北师大、北大等学院派研究生课程比较体系化,但是没有六院来的更加“解渴”,即使六院的病人心理咨询师报名官网入口(来访者)基本上是严重的神经症患者,比如精神分裂症、强迫症、严重的抑郁症等,不适合做心理咨询,但是老师们大多数是实干出来的,对于操作型的心理咨询师来说,可能更好。对于将来识别那些严重的神经症患者更有帮助。我当初去六院进修,也是抱着这个目的去的。

一天,她神秘地跟我说:杜老师,你猜,我们研究生课程班的第一天老师讲了什么我一脸茫然,我哪里知道她兴奋地说:于欣院长提到了你(于欣是北大精神卫生研究所就是俗称的北大六院所长,当时他是主管副所长)我一下子来了兴趣,就忙问,他怎么提起我来了呢她笑说:你不是跟我说过那个北京女精神病人的故事吗

哈哈,我一下子想起来了。

这不是我曾经跟她分享的关于什么是倾听的故事吗

事情是这样的。

在我三个月进修快结束的时候,需要做一个小结,小结会上,所里安排一个真实的精神病案例,让学员操作一把。学员们大多数来自于医院,都是副主任以上级别的人来学习心理治疗,差不多50来个人,就我一个人是出自非医学界,所以对于心理治疗的那些药物,我都是在那三个月学习的。

小结会是在六院的一个大会议室举行,中间空出一块,一个女精神病患者在中间,面对面有个学员操刀问病情,给的时间大致30—60分钟。这个病人差不多40多岁,打扮比较有亲和力,若不是有人告诉我们,她是精神病患者,其实你是看不出她有什么异常的。当然,精神分裂症患者本身在正常的时候是跟普通人一样,只是在发病的时候异于常人。不凑巧的是,我进去的时候比较迟,能看到患者的好位置都被其他学员占领了,我只好坐在该患者的背对着的方向。但是我心想,即便如此,我也能听出一些问题出来,毕竟我实际做过多年的心理咨询,对患者的每一字每一句都听的仔细,就像我在中学时听老师讲课似的,要把老师的每一句话都听到心里面去,这样考试就肯定没有问题,哪里需要去熬夜和上各种培训班我初中的一个数学老师就当着全班同学的面说:你们看杜胜祥,他的眼睛像聚光灯一样跟着老师走。呵呵,这回倒好,面对这个患者,我的小眼用不上了,那就用耳朵吧再看看我旁边的学员们,因为看不到患者的表情,明显感觉兴趣降低了。

等那位实习咨询师(也可以叫治疗师吧)问完之后,于欣院长请其他实习咨询师当面再问患者一些问题,因为考虑到患者的时间有限,没问几个问题,就让患者走了。于院长这时开始问大家了,你们觉得还有什么问题可以问心理师资格证可以自学吗的有几个学员又提出一些问题。我心想,我是仅有的一个非医疗背景的心理咨询师,非主流啊,让他们先问吧。直到于院长看时间不早了,要结束了,我才举手说:不好意思,我有几个问题想问一下。我记得当时问了三个问题,其中一个问题,我到现在还记得,该患者是北京人,跟老公当年去的日本,也取得了成功,患者谈起老公很自豪,但就是说不清楚为何她要离开日本回北京。与老公的关系,也是语焉不详。前面的那个学员虽然问了,但是该患者总像泥鳅一样地滑过去了。该学员显然没有做过真正的心理咨询,看人家不愿意,就继续按照医院给的表格问下一个问题去了。换句话说,该学员还是那种医生模式,不需要看你的表情,就把你的病情搞清楚了,然后开药方。从该患者刻意隐瞒和语气犹豫中,我能感受到这是她的一个心结,其实,我对于她的怀疑恰恰是,她得了精神分裂症,所以才回国的,而这里面其实正是一块需要挖掘的“深矿”。绝不是她所说的“没啥,我就是想回国了”。

一句话,那个学员根本没有发现患者深层次的问题,只是程序性地问了一个表格中的那些信息,比如年龄、籍贯、家族史、怎么国际心理咨询师得上该病的、生病的几个大的阶段等等。于院长还表扬了该学员,说该问的都问了,其他学员也好像没有什么深层次的东西可问的。但是到最后我发言过后,他接着说:为何一个坐在患者背面的人提问比其他学员问的还要深刻并且很关键

他基本上没有再做更多的点评就继续结业讲话了。

现在我的同事忽然说起这件事,勾起了我的回忆。我忙问她:于院长怎么说我的

她模仿于院长的话说:同学们,你们都是来学习心理治疗的,那么什么是心理治疗和心理咨询呢大家面面相觑,他又问道:那什么是倾听呢大家还是很茫然,他于是说:好,那我来说段故事吧他就这样把上面叙述的故事讲了一遍,并着重强调,一个背对着患者的人为何能够问出那么深刻的问题为何面对面的学员却问不出呢这至少说明那个背对着的人该是多么投入地去听了 只有像这位实习生那样全身心投入去听的人,才能抓住患者的问题,这才是心理咨询中必备的技能!

这段故事勾起了我的很多想法,我最想告诉各位初学的心理咨询师,一定不要把什么心理咨询师证书太当回事。对于来访者的问题,一定要学会倾听,不要动不动就给患者(来访者)贴标签,要把他们当成真正的人看待,心理咨询是一个非常注重人文情怀的事业。如果你连倾听都不知道怎么回事,你又如何帮助患者和来访者呢



无觅相关文章插件,快速提升流量